英国《卫报》8月28日文章,原题:Z世代面临残酷现实,为找一栋体面的房子而奋斗终生  艾米莉今年72岁

英国《卫报》8月28日文章,原题:Z世代面临残酷现实,为找一栋体面的房子而奋斗终生  艾米莉今年72岁
英国《卫报》8月28日文章,原题:Z世代面临残酷现实,为找一栋体面的房子而奋斗终生  艾米莉今年72岁。高中毕业后,她加入当地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从一名助理做起,公司资助她考取了会计师执照。她在23岁结婚,几年之后,她和配偶首付1.2万英镑,买下了一栋房子,并生了两个孩子。现在,他们已经还清了住房贷款,存下了医疗保障储蓄。艾玛今年27岁,也想成为一名会计师。在大学读完商科学位后, 22岁的艾玛得到了一份实习会计师的工作。除了纳税之外,她要从收入中拿出9%偿还学生贷款。根据贷款利率计算,她预计将于50岁还完贷款。此外,她月收入的一半都要用来支付合租房的房租。她希望未来几年能和伴侣一同购买一间一居室公寓,但他们两人都没有存款,父母也帮不上忙。2022年,艾玛的情况还不算恶劣,但持续恶化。2037年,他们打算租一个没有花园的两居室公寓,他们收入的大部分仍将用于支付房租。他们担心20年后的退休生活:他们没有存款,养老金数额有限,不知道自己一旦丢掉工作该怎么支付房租。艾米莉和艾玛都是虚构的人物,但他们已经在同龄人中做得不错了。他们之间的最大差别是,艾米莉出生在1950年,而艾玛出生在1995年。45年间,许多情况都有改善和提高:预期寿命更长了、性别不平等现象更少了、教育水平提高了、国际旅行更多了、科技给人类带来的益处也更多了。然而,人们为自己和家人获得一栋体面、安全的住房的能力却天差地别。我们常说,获得住房会带来财务好处,艾米莉那个年代的“婴儿潮一代”买房后,便会从持续上涨的住房价格中获得高额收益。在英国,购买自有住房是保障个人终生财务安全的唯一方式。房租在过去几年中飞涨。即便是在几年前,英国的房租水平也是欧洲最高的,人们收入的36%被用于租房,而对于贷款买房者而言,每月还贷支出为其收入的12%。此外,一旦租约到期,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住。实际情况还要取决于房东的意愿,再加上大约有1/4的私人出租住房并不符合体面房屋的标准,当有了孩子之后,人们还要考虑下一步怎么办,距离学校多远,距离亲朋好友多远,在老了之后是否需要降级。设想临近退休的日子将更加可怕,政府和私人养老金体系并不是为那些未还完房贷或长期租房的人准备的。这是政治领导人们拒绝应对的诸多社会危机之一。部分原因是政治上的考虑,要想解决这一问题,就必然要重新分配房东的收益,他们的数量更多,投票意愿大于租户。还有部分原因是经济上的,英国经济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住房泡沫所激发的消费者支出的驱动。英国“脱欧”则让Z世代亟须的再平衡变得更加困难。(作者索妮娅·索达,王晓雄译)责编:夏丽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