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阅读长期以来,美国为维护自身霸权地位,将自己的政治制度和价值理念强加于人,推行“民主改造”,在全球多地煽动“颜色革命”,对主权国家的合法政府肆意进行渗透颠覆

核心阅读长期以来,美国为维护自身霸权地位,将自己的政治制度和价值理念强加于人,推行“民主改造”,在全球多地煽动“颜色革命”,对主权国家的合法政府肆意进行渗透颠覆
核心阅读长期以来,美国为维护自身霸权地位,将自己的政治制度和价值理念强加于人,推行“民主改造”,在全球多地煽动“颜色革命”,对主权国家的合法政府肆意进行渗透颠覆,造成灾难性后果,成为世界和平稳定的最大破坏者。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不久前公开表示,他曾协助策划别国政变,并称“为了美国利益最大化,这就是该做的”。博尔顿的言论再次印证,美国肆意干涉和颠覆他国政权并从中渔利,破坏国际秩序和规则,危害地区乃至全球和平稳定。“美国是民主和人权的最大敌人”博尔顿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称,他曾多次参与策划别国政变,且非常了解其中的流程。这已不是博尔顿首次发表此类言论。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披露,博尔顿此前就曾表示,策划政变是“推进美国利益的必要途径”。在接受美国大全新闻网采访时,博尔顿再次表示,策动别国政变符合“美国的最佳利益”。博尔顿的言论引起轩然大波。大量美国网民、政界人士和评论人士指责他“寡廉鲜耻”,对操纵他国政变的阴险勾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此外,博尔顿的言论在全球各地,特别是那些仍笼罩在美国多年干预操纵带来的噩梦中的国家和地区引发了强烈抗议。玻利维亚前总统莫拉莱斯表示:“这些言论表明,美国是民主和人权的最大敌人。”美国经常伸出干涉别国内政、煽动别国内乱的黑手,这在国际社会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美国波士顿学院副教授奥罗克在《隐蔽的政权更迭:美国的秘密冷战》一书中写道,1947年至1989年,美国共实施了64次隐蔽的政权更迭行动和6次公开行动。“美国资助并参与了很多国家的政变和颠覆外国政府的活动,这些活动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资本主义黑帮》一书作者乔纳森·卡茨表示,博尔顿本人就参与了在尼加拉瓜、伊拉克、海地等国家和地区的活动。在《事件发生的房间:白宫回忆录》一书中,博尔顿花了相当多的篇幅描写策动委内瑞拉政变的过程,彻底推翻了特朗普政府“从未试图在委内瑞拉发动政变”的说法。“‘颜色革命’已成为美国开发的政治战术”冷战结束后,美国肆无忌惮地在全球推行干涉主义,频繁煽动“颜色革命”。从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到乌克兰的“橙色革命”,从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到波及中东多国的“阿拉伯之春”,美国鼓动民众抗议,支持非政府组织,利用媒体、外交手段施压……同样的运作模式、类似的操作手段,美国屡试不爽。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曾总结美国策动政变的通用模式:一开始,美国对他国政权实施制裁,使这些国家的社会和经济局势复杂化;在此基础上,挑起紧张局势,煽动反政府情绪;当达到临界点时,就“甩锅”给这些国家的政府,进一步破坏民众对政府的信任,让这些国家的安全局势濒临崩溃。“这已经被华盛顿在各种情况下测试了无数次,但一切都是同一种运作模式。”扎哈罗娃说。美国政客不仅远程操控,还不时亲自登场。2013年至2014年,美国时任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和时任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直接前往乌克兰基辅独立广场,对反对派表达支持。一段录音显示,纽兰在与时任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的通话中,直接对谁来当乌克兰总理横加干涉。乌克兰政权更迭,美国难辞其咎。美国所谓“促进民主”的工具箱里不仅装着资助海外民间社会团体、支持外国民众抗议等工具,还隐藏着军事干预的利剑。美国智库“国防重点”研究员本杰明·丹尼森说:“用政治工具推翻他国政权往往比军事干预更有效,但美国仍然准备使用(军事)利剑。”美国给前南斯拉夫、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国人民造成的罕见人道主义灾难就是证明。“‘颜色革命’已成为美国开发的政治战术。”俄罗斯莫斯科国立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安德烈·马诺伊洛认为,涉事国政府最初往往看不出这是政变的开始,发现时则为时已晚。一旦政变发生,“颜色革命”组织者安插的人顺势上台掌权,令国家失去主权、受到外国监护人控制并最终成为美国的“鱼肉”。“美国信奉的是丛林法则,实践的是霸权主义逻辑”长期以来,美国将民主工具化、武器化,假民主之名行反民主之实,煽动分裂对抗,干涉别国内政,造成灾难性后果。世界社会主义者网站刊文指出,只要看看美国过去30年的外交政策,就知道美国策动的“颜色革命”会导致什么后果:内战、种族冲突,以及持续数十年的经济、社会危机。丹尼森坦言,在过去一个世纪里,美国经常策动他国政权更迭,“可悲的是,即使取得了‘成功’,这些努力也往往会产生灾难性的副作用,包括对地区稳定、人权和民主的破坏。”美国匹兹堡大学客座法学教授丹尼尔·科瓦利克直言,美国满嘴“自由”“独立”,却丝毫不尊重其他国家和人民的自由和独立。“事实反复证明,自由女神的火炬并未送去民主与自由的希望之光,而是点燃了动荡、分裂、民不聊生的地狱之火。‘阿拉伯之春’之后,原有政府被赶下台,所谓的西式民主制度被建立起来,然而普通民众的生活却已千疮百孔。带来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则早已置身事外,对无辜民众的悲惨处境不闻不问。”埃及贝尼苏韦夫大学政治学教授纳迪娅·希勒米表示。在他国煽动“颜色革命”时将“民主”奉为圭臬,同样问题在本国出现时则毫不犹豫地重拳出击,美式“双标”淋漓尽致地显现出来。2021年1月美国国会山骚乱发生后,事件参与者在全美各地被拘留。“这时候美国政客怎么不关注人道主义价值观、政治多元化、民主自由?”扎哈罗娃说,“这是美国双重标准的一个例子,选择性地使用法律规范,对类似事件进行饱含偏见、截然不同的解释。”“归根结底,美国信奉的是丛林法则,实践的是霸权主义逻辑。”希勒米表示,其所谓的“普世价值”和“国际秩序”,不过是谋求自身地缘政治私利、维护美式霸权的工具。“美国人总说他们代表民主、自由、人权。”德国作家米夏埃尔·吕德斯说,“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他们只是遵从利益。”(记者 李志伟)(本报华盛顿9月4日电)《 人民日报 》( 2022年09月05日   第 16 版)责编:张靖雯